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管家婆论坛记录 > 文章内容

《最终幻想7:重制版》预告片中遗漏的10个细节分析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2-03-06 阅读:

  《最终幻想7:重制版》前些日子发布了预告片,虽然改动并未详细说明,但还是能获取一些信息。下面小编带来《最终幻想7:重制版》预告片中遗漏的10个细节分析,一起来看吧。

  目前,关于本作还有很多情报尚未公布,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SE社放出的宣传片中挖掘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上面这一幕早在E3大会的宣传片上就已经出现过,但是新的预告片同样闪回到了这一镜头。这幅画面显示出几个孩子正在公园里游玩,与此同时天空中似乎出现了强烈的绿色闪光而他们却浑然不觉。

  这些孩子到底是和游戏剧情毫无关系还是作者对魔光炉爆炸放出的某种暗示?此外,为何他们手中持有原本只应出现在克劳德手中的破坏剑?米德尔加这座城市本身看起来要比画面中的场景干净现代得多,那么这幅画面是在展示第七区坍塌前的景象还是在以另一种方式对克劳德和米德尔加的背景进行交代?

  总的来说,这一幕应该不是单纯的画面展示,而是与整个游戏情节相关联的一部分。

  “率先登陆PS4平台(Play it first on Playstation 4)”这行字是否意味着最终PC平台的玩家们也有机会一窥经典神作的魅力?不过PC平台在激烈的家用机大战中真的有存活机会吗?或许对这行字更为现实的解读是,Xbox One也将在未来某个时候迎来《最终幻想7重制版》。

  SE社已经在很多年内没有将《最终幻想》系列放到PSX独占平台上了,这次限时独占的的策略与水晶动力工作室的《古墓丽影:崛起》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在2014年水晶动力还在忸忸怩怩地暗示《古墓丽影:崛起》将会是Xbox One平台全程独占,直到游戏发售的最后时刻他们才将限时独占的线、游戏角色会因装备不同而外貌不同?

  通过改变角色装备而改变其外观的设定可以追溯到《暗黑破坏神》和《博德之门》这几款角色扮演游戏,《最终幻想7》原作中角色武器的变化也会在战斗中体现出来。

  《最终幻想7》之后的各代作品也保持了这一特征,尤其是在《最终幻想13:雷霆归来》中换装功能更是让喜爱各色服装搭配的玩家大呼过瘾。现在还不能保证SE社会在《最终幻想7重制版》中提供多少服装和外观选择,不过巴雷特胳膊上的机枪可以说明武器变更的设定依旧存在。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巴雷特的武器盖住了他的小臂,而这一部分是可以进行切换和定制的。这一点应该和《最终幻想7:圣子降临》一脉相承,在电影中巴雷特的胳膊可以通过附加武器而变成一挺威力巨大的激光枪。

  注意“雪崩组织”成员比格斯和杰西在巴雷特与克劳德来到火车站之前的清场行动。次时代游戏的高保真画面让史克威尔不得不考虑如何描绘这些“雪崩组织”的“大众脸”人物。

  或许“雪崩组织”只是一些革命理念持有者的集合而不是巴雷特作为“总指挥”而领导的秘密军队,而他们也只是竭尽所能完成一个个任务罢了。

  最新预告片中的叙事可能也会让玩家对“雪崩组织”的形象有些迷惑,毕竟我们操控的克劳德在一开始并不想去做什么星球的“自由斗士”而只是充当雇佣兵升级拿佣金而已。

  在你听到那熟悉的旋律并大叫“啊,我知道,那是1997年的音乐”时,你或许已经意识到本作使用的音乐并不是完全重制的版本。

  没错,开头使用的“Bombing Run”来自植松伸夫于2007年出版的专辑《遥远的世界:来自最终幻想的旋律(Distant Worlds: Music from Final Fantasy)》。在这部专辑中,植松伸夫使用交响乐团将很多游戏原声音乐重新录制了一遍。

  事实上整个《最终幻想7重制版》项目启动的时间并不长,有传言说直到今年E3大会开始前重制计划才最终敲定,所以音乐方面的制作就自然要被削减一些。或许制作方会将某些曲目完全重制,而另外一些就会套用已有乐曲了。

  在克劳德逃离火车站的作战中,我们可以发现有几个镜头显示他的目光落在一个神罗士兵身上,而这个士兵触发了克劳德头痛和回忆的情节。

  1997年的《最终幻想7》也提到过克劳德不时出现的闪回症状,但这次重制版似乎更加强调正传剧情与背景故事之间的联系,或者说本作中将加入一个全新的人物而我们现在还无法窥其全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克劳德在出场后与巴雷特的互动,在预告片中巴雷特确实出现在了一场战斗之中,而玩家还可以操控巴雷特的手臂机枪朝敌人射击。不过在克劳德跳上奔驰的列车时巴雷特似乎并不在身边,这让克劳德与“雪崩组织”的关系显得有些模糊。

  预告片的剪辑节奏显得有些杂乱无章,片中一开始就出现了克劳德跳向飞驰的火车逃走的画面,而这一幕应当与克劳德和神罗卫队的战斗密切相关。

  另外,预告片中还给出了“雪崩组织”成员比格斯和杰西与神罗士兵在火车站的打斗。在原版《最终幻想7》中,比格斯和杰西在克劳德抵达之前已经得知了他的行踪并迅速清理了火车站清查列车的守卫。

  我们或许可以预测克劳德已经在抵达火车站之前与神罗士兵发生了战斗,然后在完成炸毁第一魔光炉的任务后他再次逃出重围搭上了飞驰的火车。

  上面这张截图同样来自于《最终幻想7重制版》的预告片,它向我们展示了克劳德在米德尔加大街上奔跑的场景,这或许能给我们关于这座都市的一个直观印象。不过,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图中场景的景深实际上都比较短。

  这其实牵涉了一个如何重制米德尔加都市的问题。将原作中的城市场景贴图全部做3D化和互动化处理工作量异常庞大,因此将游戏场景限定到几个“走廊式”的地图上似乎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我们已经知道《最终幻想7重制版》将会分成若干个小节面世,这是为了避免游戏发售周期过长。这些小节之间的关系或许只是简单的线性衔接,因为这样可以节约制作时间和艺术资源,同时大量的探索和战斗都会发生在米德尔加外的广袤世界中。

  2005年SE社放出了CG电影《最终幻想7:圣子降临》,这部作品已经对很多《最终幻想7》原版人物的外观和衣着进行了改动,其中就包括巴雷特的手臂纹身。

  巴雷特左臂上的纹身原本是骷髅头与火焰相混合的风格,SE社仍旧采取了这一基本设定,但是细心的玩家可能会发现预告片中的纹身与原版还是有一定区别。

  这些小细节或许并不需要我们投入太多注意力,不过很多玩家还是在抱怨克劳德的头型真是像“头上插了一堆钉子”,或许在不久之后又会出现一篇洋洋洒洒的文章来分析为何这种造型“毁了游戏”。

  在近年来的角色扮演游戏中,玩家几乎已经不能为任何游戏角色起名了。虽然这种做法在角色扮演游戏史上一度成为一种潮流,最终游戏厂商们还是意识到将给定的角色直接交给玩家是更好的选择。

  在本次预告片中,“雪崩组织”成员比格斯已经在开头非常明确地说出了“克劳德•斯特莱夫”这个名字,这相当于把主角的姓名和身份直接确定。

  或许SE社也会像Bethesda那样采取发音识别软件将玩家给游戏角色起的名字读出来,在《辐射4》中主角的机器人管家就可以对很多英文名进行发音。另外一种选择是,SE社可以参照《最终幻想10》的做法,在游戏脚本中避免提到主角的名字。

上一篇:卓越破坏之剑v11011 下一篇:犍为县检察院:鱼跃龙门再现长江上游 增殖放流保护生态多样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