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合报创富 > 文章内容

“艺人风险”调查服务火爆!影视综回归正常审美 -中新网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21-10-11 阅读:

  据悉,近日各个行业协会也都在召开主题会议,要求进行职业自律,探讨如何对行业乱象治标治本。在李星文看来,这也会为相关政策起到一些辅助作用。如果“清朗行动”的力度可以保持下去,粉丝就可以回归至观众群体,粉丝与演员之间的关系也回归至观众与影视作品的精神联系上,回到正常的审美范畴内。

  “饭圈”是这几年娱乐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清朗”行动的重拳涤荡,牵一发而动全身,自上而下地流经娱乐链条上每一个细枝末节,影响着数以百万计的从业人员。

  A

  曹永寿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艺人风险评估服务很早之前就有,只是在过去,业内人士更注重艺人商业价值,更想看谁的粉丝更多、谁更能够带货,很少会有人使用这个模块。但“清朗行动”以来,尤其是吴亦凡、郑爽、张哲瀚等艺人突然“翻车”,这项业务的客户量瞬间增长。短短一个月,该服务的成交量达到了以往一年的总量。

  据曹永寿观察,这一个月来,影视公司对于尽调服务的关注度,远高于品牌方,大多数会直接打包,把所有演员都查一遍,其中男、女一号和男、女二号作为调查重点,需要较高的精准度。而曹永寿透露,一些公司在拿到风险调查报告后,确实也曾因此更换了一些略有风险的演员,“现在影视公司在选角上越来越谨慎了。”

  “不再迷信流量”的态势不仅在综艺领域蔓延,被流量制约多年的影视制作,也迎来了松绑的希望。十几年前,影视剧制作方、创作者还有空间选择自己心仪的、与角色相匹配的演员,近几年,“我们不把中国当对手,也不当敌人”,这些空间被资本和流量大幅压缩。用什么样的演员,甚至用什么样的制作团队,都要受流量思维制约??哪些演员能够带来更多流量,哪些演员有肉眼可见的粉丝,就用谁。

  过去不少出品方、创作者会在剧本中埋设“互撕”、“CP”等刺激饭圈神经的剧情,而在“坚决抵制泛娱乐化”,树立正确审美导向的政策影响之下,剧方也将收敛泛娱乐化的错误方向,回归到戏剧创作本位。

  从“偶像养成”,到主旋律、正能量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表示,若合同中将演员合同履行完毕的标准,界定为作品“杀青”,那么只要作品拍摄完毕,演员一方的合同义务即告履行完毕,赔偿的可能较小。而若界定为作品能够正常上映,演员一方有可能因“失德”导致作品未能如期拍摄、未能如期上映,均属于合同未能履行完毕,此时,合同另一方可以启动合同中预设的救济条款,例如返还片酬等。但若影视项目因此搁置或重拍,影视公司即便在演艺合同中约定相关赔偿条款,损失的部分也很难追偿。“因为影视公司和演员之间只是非常简单的演艺合同关系,只要表演本身质量没问题,合同其实就已经履行完毕了。演员声誉贬损,与影视公司项目受损,并不存在法律上的必然关联。”

  《天下长河》的总制片人,好酷影视总裁姚昱竹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6月底建组时,广电总局相关管理部门就对我们有这样的指导和要求,所以在那个时候就有了设置‘演职人员自律公约’的计划,而且我们这个剧也是重大历史题材,所以就想着(以此)给业内做个表率。开机发布时刚好遇到‘清朗’行动,最初也没想到会有这么高的关注度。”

  虽然行业内和饭圈相关的诸多细则有待进一步明确,但,迈出坚实的第一步,就是产业新希望的开始。

  9月7日,历史剧《天下长河》宣布开机。在开机仪式的大合影上,人群两边立起红板,印制着“《天下长河》演职人员自律公约”,包含了“遵纪守法”、“洁身自好”等字样。上万网友为其点赞,并提倡所有剧组统一效仿。也有人提议将演员考取资格证纳入计划。

  恶性循环之下,很多业务能力强,但粉丝不多、没有流量支撑的演员,很少能演主角,只能给“流量演员”做绿叶。这也是为何张先生看到各类明星排行榜被一并下架、取缔,感到欣喜的原因,“数据消失了,它会让制作方有一个心理暗示:不能看数据了。这是大势所趋,很多人也就不会纯粹奔着流量去选择主创和演员。”长此以往,影视剧的选角体系会回到只选择业务能力强、有艺德、艺术水准高的演员。“当整个行业都慢慢回归演员本位,蛋糕就这么大,自然而然留给那些纯粹流量演员的空间就会小很多。”张先生说。

  “双男主”或不再是爆红密码

  未来

  “清朗行动”的长尾效应是毋庸置疑的。此前国家广电总局网络司召开的网络视听文艺节目及人员管理工作座谈会强调,要以坚决有力的实际行动让人民群众看到变化、见到效果。“可见相关部门也料到,会有人就走几个月形式,过了风头还是回到以前。所以我相信这次行业整顿不是暂时的,而是长久性的。”在张先生看来,只要“清朗”之风继续蔓延,直至成为行业的整体风向,当所有人都把“流量至上”的思维放弃,回归作品本位就将成为新的集体意识,“那些追捧流量、错误审美的人和团队,生存空间一定会越来越少。”

  剧组制定自律公约,落实责任到人

  没有数据评估流量了,可以看演技了

  “我们也想过制定严苛的无限连带责任的合同条款,但从业者还是趋利避害的,即便是艺德特别好的演员,配合主动签约的也不多。那这时候我们怎么办?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评估合作演员的不确定性?”李先生苦恼道,“很多制片方真的是苦闷无处说。”

  据了解,艺人风险尽调报告,核心关注的是政治风险、法律风险、道德风险和商业风险。尽调报告会根据全网大数据,分析艺人的个人朋友圈,公共场合与网络空间中既往的行为、言论,舆情中存在的潜在风险点,亲友关系中存在的风险等;还会人工寻找艺人过去合作过的剧组、导演、制片人等,从他们的生活、工作、态度各个方面来评价,例如有没有耍大牌,工作时态度如何,就像招聘员工前的尽调工作。

  而新的规范出台,冷凇表示,未来综艺领域将更重视一档节目的积极教育意义和社会意义,真正把社会效益放在创作首位。例如,公益向的内容研发,艺术类、教育类、生活类等垂直类综艺的模式,将占据更大的市场篇幅;“星素结合”和以素人为主导的节目,也将更快代替明星本位。“‘星素结合’其实三年前就已经形成创作规律,但融合的还不够紧密,星还是星,素还是素,是两张皮。未来不仅素人节目的数量将增加,以学者为主导的文化节目同样会增加。”

  资深制片人张先生(化名)透露,在“流量至上”的规则下,粉丝深谙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让明星获得更大的话语权,即“饭圈”形成的一套专业打投规则??用氪金、做数据等方式,让明星在各类排行榜拔得头筹。而影视剧为了得到更多观众,也会在选角时评估参考微博粉丝数量、微博话题阅读量以及各类明星排行榜。“虽然我们不知道排行榜是怎么来的,但这些排名确实影响了绝大部分制作机构对演员的选择。”

  例如,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的严苛打击。据冷凇观察,前几年以大众投票作为基础的偶像养成类节目,大多宣扬鼓励的是“一夜成名”,只要拥有唱歌跳舞等一技之长,靠着颜值、流量,就可以成为明星,受到粉丝追捧。这些趋势恰恰给予社会一种负面引导,“就像本世纪初早期音乐选秀类节目带来的争议是一样的。”

  规范尚待完善,遇险能够止损

  C

  如果谈到“清朗”行动后,影视行业里最忙的人,艾漫数据总裁曹永寿便是其中之一。8月17日,艾漫数据正式推广“艺人风险尽调”服务,核心是以全网大数据评估艺人的潜在风险。据悉不到一周,这项服务已经接到了40多单。

  《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的八项举措中,绝大部分是针对综艺领域的调整,例如对于“打投事件”的严令禁止;对于饭圈整治的具体措施;对于偶像养成类节目的“一个都不批”等。在冷凇看来,此次通知是在以往的宏观政策管理之下,提出了更具体的举措。“这个是特别值得肯定的。”

  如果说政策改善的是行业的外部环境,行业内部的积极响应,才能将无形化为有形。

  “清朗行动”对综艺的重拳主要打在偶像养成,其对影视的调整,则在于审美引导。“关于审美的倾向,美学风格的选择,其实是创作问题,但是在相关通知里出现这些词语,意味着这些倾向已经发展到排他,变成一种潮流了。”据制片人李先生(化名)观察,“娘炮”审美是从日韩,尤其是韩国流行的“花美男”人设演变而来,存在庞大的年轻粉丝群体,也因此具备了市场潜力。而耽改剧同样被很多粉丝关注,因此成为主演变成流量的利器。例如,2019年的《陈情令》、2021年的《山河令》等“双男主”热播剧,都是由耽美小说改编而来,其主演肖战、王一博、龚俊等一夜间晋升为“顶流”。待播的《皓衣行》《烽火流金》《左肩有你》也积攒了诸多人气,其中《皓衣行》在豆瓣有3.3万人“想看”。

  当粉丝“氪金”泡沫堆砌的榜单被下架,“流量”从财富密码变为风险投资,多年苦饭圈久矣却不得不被市场裹挟的创作者们终于看到了艺术回归本位的希望;综艺招商PPT上或不再有博取眼球、五花八门的“流量神兽”;“好演员的春天”也将不再只是纸上谈兵……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视频内容创新研发学者冷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清朗行动”后,尤其是诸多明星因丑闻“翻车”之后,诸多以明星作为本位的节目或面临播出困难,需要剪辑掉边缘化的流量明星,或者大幅度做内容修改才能继续播出。在如此大的风险之下,“明星跨界”未来或将不再作为一档节目创意研发的基础,综艺节目在策划研发中的“PPT神兽”也有望消失不见,“以往PPT上总是堆砌着各类的流量明星,其实只是以明星博出位、博眼球而已。”但冷凇同样强调,明星其实也并非被“一刀切”,“只是未来视听节目邀请的嘉宾,或许不再是广义上的流量演员、选秀明星,而是真正的演员,让大家回到自己的本位上。”

  E

  在姚昱竹从业近二十年的经历中,过往的剧组都像一个个自由的小江湖,一盘散沙,工作之外的时间,演职人员都比较自由、自我,总有人自我约束能力不强,但剧组也无法强制管控成百上千的人。

  知名剧评人李星文表示,过去几年,“流量至上”的市场环境已经把电视剧的考核标准全部搅乱。“即使在新时代下,年轻人的审美有所区别、变化,但核心的创作规律是不应该变的。”但近几年流量市场、粉丝饭圈所追逐的“唯颜值论”、“疯狂磕CP”已与正向标准大相径庭。“这些审美一旦成为主流,我想影视剧就不能再算在戏剧评价范畴内了。这无疑对影视行业是极大的破坏与扭曲。”

  F

  “我们也特别希望这样。”腾腾坦言。她曾参与多档文化综艺、公益类节目的宣传,节目口碑都不错,但关注度永远无法超越全明星真人秀,以至于招商总是遇到困难。“目前我还没感觉到‘清朗行动’后,综艺市场在题材方向上有什么巨大改变。可能还需要时间吧,听说很多公司已经开始调整后面的娱乐节目方向了。”

  “‘流量’到底是什么?是那种没有作品,人气却很高的艺人?还是粉丝很多的艺人?其实还没有给出明确的标准。所以现在我们达成的共识是,先用演员,以演员为主,确保我的节目(能播出),然后再观望。”腾腾坦言。

  《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强调,“坚决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在业内人士的观察中,这是相关部门第一次将某个审美流行文化写入政策通知。8月26日,《光明日报》发表《警惕耽改剧把大众审美带入歧途》的评论文章,8月27日,《光明日报》继续发力,刊发《“娘炮形象”等畸形审美必须遏制》评论文章。这两篇评论,迅速在社交媒体传播开来。

  回归作品本位,纠正错误审美

  而“清朗”行动的实施和一些明星“翻车”后,每个演职人员都认识到自己身处娱乐行业,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应当承担更多责任,不能做毫无底线的行为。此外,虽然自律公约没有被签订到合同中,但剧组却一起行动起来,让公约中的条款,不止落在口头。姚昱竹要求,每天每个组的组长都要宣讲公约,反复警示大家的工作态度;同时,制片主任、制片人要经常在群里发自律公约,“化妆、服装、道具、美术等十几个部门,都要做好落实、执行每一天,要让大家内心真正形成自律。”

  D

  而另一平台的艺统小宇(化名),近日则因“流量”头疼不已。“清朗”行动后,平台决定积极响应,对“流量”一律弱化。近期小宇负责的某档综艺中就有一些流量艺人。接下来要大幅度“修剪”和这些流量有关的篇幅,后期忙得不可开交。“最近环境变化太快了,流量这个词变得着实‘可怕’。”小宇坦言。

  “耽美小说这个审美圈层里的人本身就有很多,甚至已经形成了一种青年亚文化。而耽改剧无疑让这个文化更快速破圈。破圈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对这个审美,从陌生变得熟悉,直到其变成一种大众文化。这种歪曲的审美倾向一旦蔓延开来,它就会有一个社会审美的安全问题,就不健全了。”李先生说。据悉,《皓衣行》《烽火流金》曾多次被传定档,但至今播出仍杳无音信。今年《山河令》的主演张哲瀚因“失德”成为最快凉凉的顶流,这也让那些想凭借双男主剧“迅速高光”的男演员们,打错了算盘。“未来想凭借主演耽改剧一夜爆红几乎是没可能了。至少在艺术作品的层面上,空间应该不大。”李先生坦言。

  “未来应该用什么样的艺人,大家都在观望。”多年从事艺统工作的腾腾(化名)首先感受到“清朗”行动的变化。近些年来,“流量明星”往往作为综艺招商的杀手锏被各大节目争抢。从娱乐真人秀、各种垂直类节目,甚至文化类、公益类节目,如果没有几个流量艺人,即便创意再出色,大多也会沦为“没有市场价值”的节目。但如今,在“清朗行动”之下,《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明确提出“坚决反对唯流量论”并提出诸多举措,一夜间,“流量”不再是艺人炫耀的标签。

  李先生期待行业能推出明星预警机制,例如当一些艺人可能有潜在的私生活混乱、失德、工作态度差等风险时,行业就会将其列入预警名单。若出品方依旧选择名单上的演员,就要自己承担相应的风险。或者,是否可以对连带责任的合同条款,进行一些约定俗成。“我们很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更多的细则与规范,让因为信息不对等而选择了失德艺人的制作方,不要承受这么大的损失。” 【编辑:陈文韬】

  但在对业内人士的走访中,新京报记者发现,在大环境逐渐向好的态势下,一些细则、规范仍待相关部门、协会进一步完善。例如,“流量”应当如何定义?此外,一旦剧组无意中使用了“劣迹或失德的艺人”,如何避免损失,也是行业碰到的巨大难题。《关于进一步加强文艺节目及其人员管理的通知》要求广播电视行业坚决抵制违法失德人员,伴随的是张哲瀚、吴亦凡等人的待播作品,例如《维和防暴队》《青簪行》等,要么石沉大海,要么以剪辑、换脸、重拍的方式补救。但这都会造成出品方的巨大损失,且难以向艺人索赔。

  从“流量至上”到“尽量不要流量”

  “艺人风险”评估服务迅速升温

上一篇:日本二战后首次舰上起降固定翼战机:F35B登上“出云”号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